威尼斯官方入口—welcome[网站首页]

  • 学生工作


中秋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3-11-08浏览次数:7990

 中秋月

-----化环学院 1004   郭祥                                                     

    拾 起一片落叶,不知不觉的,就到了秋天,耳旁吹的是淡淡的,夹着些许轻微的风。这凉风吹拂过林梢,就会有某一片枯叶的零落。等到纷纷秋叶化作蝴蝶款款地飞, 秋的味道就浓了。这个时候我总是喜欢个人独自穿梭林间,秋季是个美丽的季节,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再加上合适的心情,静静地,静静地体味下秋给人带来 的独特的宁静和安详。

没有回家已经有7,8个 月了,现在突然有点想家了,那个充满故事让我无尽满怀思绪的家乡,家乡的清晨像露珠一样安静。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清澄又飘渺,使人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歌 唱,正如望着碧海想见到一片白帆…田野从它宽阔的胸膛里透过来一缕悠悠地气息,斜陂上和坝子上有如水一般的清明在散开,四下里的树木和庄稼也开始在微风里 摇曳,树叶变得从容而又宽余…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汽消散,太阳就落进西山。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 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村庄上…秋风吹出了鄂东南新的一天天际的大雁南飞。登上高坡,插上一片的茱萸,顺势将一曲高歌唱起,便嘹亮了整个鄂东南的山际。

这时母亲打电话过来,依旧嘱咐那几句,末了提醒我一句今天是中秋了。是啊,中秋了,中秋了,于是让我想起了那年的那个中秋……

后来的人们都记得那个中秋,尤其是住在村尾的张老太。

那年的中秋似乎像往年一样,家家飘出诱人的棕香,原野里充满丰收的喜庆,表现不一般的张老太则不一样,没有像其他人家一样先是做好粽子,而是把家上上下下的把在家张罗个骗,把家整成一个新儿似得,这阵势在农村看上去像是在准备过年呢。

经常来家里串门的几个老婆子。

“你个老不死的,是捡了金子还是挖了宝了啊。”

憨厚的张老太憨笑的答道。

“没有勒,没有勒。”

在一阵忙碌过后,张老太明显感到体力不支,搬了个小凳子,口里吶吶的自言自语道:

“老咯,不中用咯”,眼光不觉得看见墙壁上的陈旧的老照片,拿下来,擦去上面的灰尘,凝望几个熟悉的面孔,之后陷入了深深地思绪之中。

张 老太是个苦命的女人,年轻的时候遇上了政治灾难文化大革命,在一次文革的武斗的中失去了丈夫,在那个年代,避忌政治犹如避忌瘟疫,对于家里的那帮亲戚们则 唯恐祸及本身,不顾她刚生完孩子就把她赶出家门。于是,就在那个寒冷的冬天里,她抱着尚在襁褓里的依依呀呀的儿子在村尾的角落里找了个旧房子,收拾了一 下,按了个新家。就这样日子过的虽然贫苦,但至少有奔头,而让人欣慰的是,儿子也在一天天的长大,逐渐的长成了壮实的英俊小伙儿。因为害怕儿子和丈夫一样 的命运,张老太对儿子的家教很严。儿子很理解母亲的不容易,事事上都很顺从张老太……
   
再后来呀,儿子也顺利地成家立业了,婚后不久就让张老太抱上了孙子,张老太那天抱着孙子嘻嘻笑笑地一整夜,张老太也就过上了普通农村妇女向往所子孙满堂的日子。时间很快就到了20世纪80年 代,后来的人们都很记得那个年代所飘过的改革的春风,而儿子在一次与媳妇的争吵的夜里离家出走,留下了一封信件,一起不见的还有邻村的几个小伙儿,从此他 们杳无音信,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还还没有收到儿子的音讯,有坊间传闻说儿子在外面死了,媳妇受不了流言和无限的等待,最终在一个风轻云淡的夜晚抛下了自己 年幼的孩子,也离开了张家。就这样张老太带着小孙子又过起了相依为命的日子。

外 面的世界变化的飞快,而这好像被外面的世界遗忘的,往日的那个平淡而又安静小山村悄然地,似乎也在慢慢的发生起变化,自从村头安装了电话机,给村里送邮件 送了十几年的老邮差刘老头从此就再也没有来过。而这段时期张老太的日子也渐渐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日子逐渐的趋于平静、安详。
   
前些天的清晨,像往常一样,张老太提着一桶的脏衣服来到村旁的池塘边,那些脏衣服都是小孙子的“杰作”,小孙子和自个的儿子小时候一样淘气捣蛋,一想到这,张老太就“嗤嗤”笑了一下。

“真是一对活宝呦!”

张老太刚要蹲下洗衣服时,村头小卖部的老马急急茫茫的跑过来,张老太正准备打下招呼,调侃下这个老马,做事是个急性子,十几年都没能改变的。

“快,你儿子电话。”

张老太听后还没有缓过神来,吶吶道“儿子” 缓过神来的张老太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作风,放下了手上的衣服,跟着跑出来。本来是有很多话要和儿子说道说道的,可在电话里和儿子却不自主的聊起了小孙子的情况。

“小家伙儿真调皮,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嗯!”

“妈!”

“哎…”

“我已经买了车票,今年中秋回家。”

……

这一路上,张老太似乎想了很多,似乎什么也没有想,只是感觉耳旁吹的是淡淡的,夹着些许轻微的风,吹的人心暖暖的。

张老太迈着小脚,慢慢悠悠地回到了家里,人老了,总是没有年轻时的风风火火的,人是该服老的。到家之后,便远远地看见小孙子扒拉着小脑袋坐在家的门槛上,小孙子看到张老太回来,连忙跑去抱住张老太的大腿,跪在地上,带着哀求的眼光。

“奶奶,我饿,我饿……”

“嗯,奶奶去做你爱吃的,做,去做红烧肉给小孙子吃勒。”

等待的日子幸福而又漫长,而小孙子知道从未见过的爸爸要回来后,很兴奋地每天数着日子,而这个日子慢慢的,就从小孙子的小手指头中掰出来了。

每天的日子从小手指中流走,而这一天最终还是慢慢地到来了。

岁月魔术般的把这个当年远近闻名俊俏的媳妇变成了现在丰年残烛的老人,而流年又在张老太的脸上刻下道道沟壑般的皱纹,尽管这些年的生活总是无情地打击着张老太,但张老太还是撑下来了,不管日子有多苦,还是坚强地顶下去,而她在我们这些晚辈面前念叨最多的一句话

“过日子,过日子,过着,过着,日子自然就过去了。”

把话题重新转回来,今天的张老太显得格外的有活力,起色看上去也年轻不少,在上上下下的把在家张罗个骗,而邻居家的小姑娘也很卖力,把家整成一个新儿似得,这阵势在农村像是在准备过年呢。忙着忙着,不觉地时间已经接近晌午,而张老太时不时的从家里探出头来,吶吶道:

“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忽然张老太感觉少了点什么,哎呀,小孙子不见了。自个养大的儿子说不见就不见,媳妇也抛家不管了,现在小孙子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啊。想到这儿的,张老太急忙委托村里年轻的小伙儿去找,自个也没有闲着,迈着小脚,一蹑一蹑走向去村头的方向。

夜里的沉,夜里的静,夜里的深邃。

小孙子拉着张老太满是茧子的手,痴痴地望着天空,吶吶道:“月亮好圆啊!”

张老太没有回应,不知道是没心情打理小孩子的稚言稚语,还是这份童真之言早已消散在阵阵的夜风里。嬉闹好动的小孙子在野经不住疲惫的来袭,很自然地就趴在了张老太温暖敦实的后背。

深秋的深夜是这样的沉冷,天上冷冷的月亮洒下冷冷的白芒,那洒落的,宛如一弯凉凉的清水,泻向大地。秋虫们,匐在草丛,瓦砾之中唧唧的咛叫着,那清脆的声音在这深秋的夜里,显得那么的悦耳,却又让这夜凸显地那么清寂。在这清冷的夜里,吹着冷冷的秋风,让这份不同凡响的月色感受到了这份孤独的寂寞和满怀的忧伤。

小孙子安静地趴在张老太的背上,时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一步一步孑孑前进,这一路上,张老太似乎想了很多,似乎什么也没想,只是在这万家灯火,喜庆中秋团圆的夜里,带着一份空落落的失望,在皎洁月色的照耀下,一步一步孑孑前进。

远远地望去,走进了,张老太恍惚的眼神,在皎洁月色的照耀下,终于看见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妈!”

“火车晚票,所以回来迟了。”

夜 越来越深,远处的村庄灯光星星点点,树木影影绰绰,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的化不开。隐隐的树梢上挂着五彩斑斓的月,炫耀出如夜晚巴比伦漂浮于空的美丽, 夜空似藏着青色的帷幕,点戳着闪闪的繁星,让人不由的深深沉醉,这时候的月亮越发的皎洁,倒映出每个熟悉的面孔,把一切的悲合离欢消散的无处遁形,这个夜 晚,只有谈谈的月色和浓浓的幸福。

拉 回了思绪,我想今天的月亮也一定很圆很亮,皎洁的摸样一定可以照出亲人们熟悉的脸庞。正准备回去时,突然在角落的旮旯了中看见了一片叶片比较大的落叶,我 过去拾起,真是做书签的好材料,回去夹在了自己空白日记里,看着那片的日记,于是我署上了今天这个特殊的日期,并添上了这句“有时候幸福来的很慢,却总来 的不晚”。